All of our WordPress themes come with a theme options admin panel so you can easily customize your Site with ease.

Beautiful Theme Design

ll of our WordPress themes come with a theme options admin panel so you can easily customize.

read more

Single Click Installation

ll of our WordPress themes come with a theme options admin panel so you can easily customize.

read more

Simplistic & Easy

ll of our WordPress themes come with a theme options admin panel so you can easily customize.

read more

這般景象

曾有一位羅馬的詩人寫道:即使是半人半馬的怪物11肯特羅斯也無法像這些騎馬半牧生活的日耳曼人而言,也是芒刺在背。尤其,他們生性兇猛殘暴,讓邊境的日耳曼人聞之喪膽。據說他們習慣殘忍地剝光死敵的皮膚,然後將血淋淋的生皮披在馬背上當戰利品。光想到,就足以讓定住民留下一個兇殘無道的印象。的兇暴、野蠻,實在難以想像。他們的嬰兒一出生就被殘忍對待。他們割傷自己小孩的臉,使他先練習忍受創傷,長大後也不長類鬚。他們的體型矮胖、臂腕巨大、頭部更是出奇地大,狀如怪物。他們的生活形態像極野獸,食物不經烹煮,亦不調味。僅食野生草木樹根及懸掛於馬鞍下日益腐敗之肉。他們經常以遊牧民之姿不斷地遷徙,因此自小就過慣飢寒交迫的生活。遷徙時,家畜拉曳著四輪貨車,車上載著一家大小。的女性會紡織、縫衣,生育子女直至子女思春期為止,全都在這馬車上生活。問他們從何處來、在何處室內設計?他們亳無所悉。(前揭書)此外,有關的作戰情形,也有以下的描寫:作戰時,他們發出恐怖的嘶喊聲朝敵人猛攻。 見敵抵抗,霎時四散,然後又出奇不意地回攻。其間,見物便摧毁蹂躪。他們尚不知用梯攻要塞之戰術,故無法侵襲壕溝保護之野營陣地。但他們的弓弩之術出神入化。箭頭部分由尖骨所製,堅固、具殺傷力,有如鐵矢。可從極遠之處射箭而至。(前揭書)的可怖程度超乎想像,四世紀末期所寫的一本傳記中就曾寫道:「哥德族遭擊潰後,大多滅亡。被俘虜者中毋論女人、小孩,皆慘遭虐殺。處刑之殘,駭人聽聞。」〈耶吾納比歐斯,《哲學家及蘇菲斯特的傳記》〕從上述看來,被描寫成模樣怪異、生性殘暴的人。不僅是對羅馬人而言,就連日耳曼人,也從未見聞過像這般殘忍無道的騎馬遊牧民。面對前所未聞、來勢洶洶的,早已令人聞之喪膽。當然,在此必須先聲明一點,對於的描寫都是由自認的西遷迫使日耳曼人投降或竄逃,最後甚至入侵羅馬帝國的領域。他們以匈牙利平原為據點,不斷地侵襲。當時的據點就是今日被稱為匈牙利〈之國)的地方,從這點也可看出些微歷史痕跡。五世紀前半,多瑙河中游的成了強勢的核心,從德國北部到伏爾加河流域一帶,都是的勢力範圍。 的四周住著東歐的遊牧民、日耳曼各部族、斯拉夫各部族、芬蘭部族等被征服者,形成了 一個鬆散的、有如邦聯的帝國,與羅馬帝國相互對峙。五世紀中葉,阿提拉統治&3帝國期間,率領著人往東襲擊多瑙河下游,旋即又往西越過萊茵河入侵高盧,此時可說是帝國的巔峰期。但是,羅馬獲得西哥德族等日耳曼各族的奧援後,於公元四五一年的卡達拉努戰役中,一舉擊返 。翌年,阿提拉入侵義大利,不斷地威脅羅馬帝國。後來,阿提拉猝死後,由於沒有強大的領袖能夠統一各部落,使得內鬥、叛亂不斷,最後導致帝國瓦解。至此,長達一世紀的侵略歐洲的搬家公司終告落幕。但是,騎馬遊牧民所帶來的禍害,已對古代地中海世界的命運造成致命的影響。羅馬帝國從東方經希臘,以地中海為此外,有關53的作戰情形,也有以下的描寫:作戰時,他們發出恐怖的嘶喊聲朝敵人猛攻。見敵抵抗,霎時四散,然後又出奇不意地回攻。其間,見物便摧毁蹂躪。他們尚不知用梯攻要塞之戰術,故無法侵襲壕溝保護之野營陣地。但他們的弓弩之術出神入化。箭頭部分由尖骨所製,堅固、具殺傷力,有如鐵矢。可從極遠之處射箭而至。(前揭書)

read more

美洲古文明

第一,依賴奴隸勞役的部分太多,因而追求勞工組織的合理化和技術革新的意識非常淺薄。第二,隨著內部地區的開發,地中海的「海域世界」被分成了好幾個區塊。儘管古代地中海的國家形態已經很接近近代世界,但仍舊無法打破內在的制約。總之,古代已經出現了近代「海域世界」的雛形,這是不爭的事實。由上述看來,「馬神」變身成「海神」的古代地中海世界,已蘊含著現代性的因子。我在探究馬的文明史之際,原先沒有預料到會將馬與海做一相關考察,但若像探究文明的歷史哲學一樣,設計一場知性的冒險之旅,似乎又會浮現另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補述〉不存在馬的古代文明11美洲大陸眾所周知,數萬年前的白令海峽與陸地相連,此時有許多人紛紛從歐亞大陸遷到南北美洲大陸之間。直到一萬年前開始,許多人又陸續將遷徙範圍擴展到南端。美洲大陸上雖然有許多大型的哺乳動物棲息,但這些動物卻在一萬年前就開始突然銷聲匿跡。追根究底,可能是因為地球暖化、人口急劇增加,哺乳動物全遭捕獲一空的緣故。馬與馬科動物也不例外,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這時期之前,原本美洲大陸像座蘊藏豐富的化石博物館,可是大約從一萬年前開始,大型哺乳動物竟然全絕跡了 。公元前十五世紀左右,墨西哥高原的印第安人藉著栽種玉米等農作物,開始過著農耕定居的生活。到了公元前九世紀左右,墨西哥灣海岸地帶開始出現水泥和石造的神殿,這就是奧爾梅克,譯註:奧爾梅克是阿兹特克人對墨西哥灣沿岸居民的稱呼,原意是「橡膠之人」〕文化的誕生。受到這個文化的影響,公元前一一世紀的墨西哥高原,也出現了擁有巨大金字塔型神殿的都巿文明。這個都巿文明後來傳播到美洲大陸中部的低地,形成了石造都市群。在石造都巿群中,天文觀測、曆法都相當完備,不僅有火耕,也有灌溉農耕。這個文明被稱為馬雅文明,在公元六世紀到九世紀達到極盛。在安地斯高原,從公元前十世紀左右開始,就有孕育精美土器文物的文化誕生.,到了公元前後,莊嚴的神殿、宗教色彩濃厚的都市文明也在各地紛紛出現了 。如此的古文化延伸的結果,到了公元十五世紀,安地斯高原上遂有印加帝國誕生。十六世紀初期,更有阿兹特克帝國君臨墨西哥高原。 阿茲特克帝國統治墨西哥灣沿岸到太平洋沿岸,印加帝國則統治南北狹長的廣大地區。以庫斯科為首都的印加帝國,在最高權力者的統治下,設有完善的行政組織、長達三萬公里的交通網,住驛站制度、腳夫傳遞的制度也都相當完備。從技術精湛的石造室內設計建築技術,可看出這些美洲古文明的水準之高,令人讚嘆。就拿文字而言,象形文字、結繩文字已廣為利用。不過,這些古文明並沒有鐵器文化及善用車輛的跡象。當時的人只知飼養駱馬、羊鴕之類的哺乳動物,但不知有馬等大型家畜。這些美洲古文明,完全不知有馬的存在,也不是很懂得利用大海。因此,在人員的移動、物資的搬運、資訊情報的傳達上,不知速度究竟如何?不知當地的人是否已經萌生「速度」的概念?此時期的美洲古文明相較於公元前一〇〇〇年歐亞大陸的世界帝國下的結論:儘管美洲古文明已經到了印加帝國或阿兹特克帝國的階段,但也只能與公元前三〇〇〇年的歐亞大陸諸文明相提並論。這點只須聯想到蘇美人時代的美索不達米亞或古埃及的文明水準,便可一目瞭然。美洲古文明的發展之所以落後,主要是美洲不懂得利用馬來建立強而有力的帝國統治基礎。

read more

紛紛建國

正如公元前三〇〇〇年左右的歐亞諸文明,也是幾乎不知馬為何物。美洲古代文明進展呈現明顯的落後,正好凸顯古代地中海文明的先進。古代地中海文明因為懂得如何利用馬,甚至是海洋,因此才能締造出近似近代社會的高水準文明。但是不懂得善用海洋,甚至連馬為何物都毫無概念的美洲古文明,不僅文明誕生的時程延遲,文明進展的速度也顯遲緩。如果只著眼於發展階段的時程,會讓人想將這些文明做一孰優孰劣的比較。不過,筆者無意如此做。曰耳曼民族大遷徙與工的威脅羅馬帝國邊境有萊茵河和多瑙河流經。其東部和北部,從日耳曼到烏克蘭一帶,則是一片遼闊的森林和平原,有一群很像遊牧民的人常在這一帶徘徊遊蕩。關於這群人,住在地中海沿岸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他們的存在。這些人不懂希臘文或拉丁文,他們所操的語言相當繞舌,快得令人聽不懂,只能分辨出有「巴、巴、巴」等鴃舌的發音。因此,希臘人稱呼他們是異邦人,也就是歧視他們是未開化的野蠻人嚴格說來,這些人並非遊牧民。他們分成很多會議桌,過著半農半牧的生活,也不斷地進行小規模的移動。 其中大多數的人被稱為日耳曼人。這些日耳曼人之中,於承平時期便遷徙到羅馬帝國領土內的,身分大多是基層官吏、傭兵、農夫等,也有不少人是勞動階層。但是,到了公元四世紀後半,住在邊境的日耳曼各部族突然明顯地開始遷徙。彷彿是受到某種因素的慫恿或催促,西哥德族開始往南遷徙,渡過多瑶河,入侵羅馬帝國境內;這就是所謂的日耳曼民族大遷徙的開端。島,建立了西哥德王國。受到這一連串事件的影響,其他日耳曼各族也開始遷徙。有的部族越過羅馬帝國領土 ,到北非建立汪達爾王國,有的在高盧中部建立布魯昆德王國,有的在高盧北部建立法蘭克王國,有的在不列顛尼亞建立盎格魯撒克遜王國。這些部族遷徙後,使得原本極盡榮華的羅馬帝國西半部,被侵擾得喘不過氣來。為何會有這一波波大遷徙對羅馬帝國產生衝擊呢?大遷徙的震源,主要是西哥德族遷離了原居地,但又是什麼原因促使西哥德族人的遷徙呢?日耳曼人也有一派是住在東部的東哥德族。他們住在黑海西北岸的西伯利亞大草原地帶,分成東西兩個集團。 到了四世紀後半期,東哥德族遭到某個強勢部族集團的入侵,不得不臣服;鄰近的西哥德族後來也備受這股勢力威脅。這個威脅就是源自於被稱為的亞洲遊牧民。他們從俄羅斯的草原地帶內地往西前進,在萬馬奔騰的轟天聲響中渡過伏爾加河,逼近日耳曼人室內設計的家園。不久後,征服了東哥德族,也讓西哥德族聞之喪膽。為了逃避來襲的,西哥德族不得不跨越多瑙河這條羅馬帝國北部的防衛線。由此可知,的威脅之大,已使周邊的部族感到心驚膽寒。這些騎馬遊牧民不斷地往西移動。他們是天生的騎馬高手,一家大小帶著成群的牧馬和牲畜到處遷徙,尋找新牧地。男人騎馬在先,搭乘在馬車上的女人與孩童隨行在後。他們不懂得農耕用的犁和鍬,只靠奶與肉當主食。他們不住在固定的房舍,一切都靠馬匹過生活。對於四世紀後半異軍突起的I&II ,同時期的羅馬歷史學家阿密阿那斯,瑪基米那斯在《歷史》一書中寫道:他們穿著粗靴,不適合步兵戰。形貌醜陋,常騎在碩壯的馬背上作戰。對他們而言,跨在馬背上小解也非難事。不論日夜,他們都騎在馬背上。飲食起居、閒談、交涉都不下馬。甚至可蜷曲在狹小的馬項上,舒服地進入夢鄉。

read more

庶民生活

只不過,這些交易大多侷限於寶石、香料等奢侈品,日常生活必需品較少成為交易品,因為後者要冒比較大的風險。直到近代,曰常生活必需品才開始成為海上貿易的重點。隨著海上貿易的熱絡,為了外洋的航海安全,造船的技術與航行的技術也必須不斷提升。這些條件一 一實現的時候,正是連結各地的「海域世界」形成之時。「海域世界」形成後,才有後來近代世界體系的形成。地中海世界早已隱含著成為「海域世界」的可能性,因為這裡擁有一片寬闊、沈穩的辦公椅,要沿著複雜的海岸線前進到零星散佈的島嶼,也不需要冒太大的風險。在這個內海的世界中,腓尼基人和希臘人頻頻進行著殖民活動,也在各地建立交易據點。腓尼基人之所以發明出簡易的字母,也有可能是為了商業通信或記帳時的需要。不久後,希臘人也開始學著使用這些字母,而且經由愛陶魯利亞人巴傳給羅馬人使用。腓尼基人所建設的迦太基,構築了一個以西地中海為中心的海洋文明圈。而亞歷山大大帝以後,則將勢力從東地中海擴展到東方,形成了 一個希臘文明圈。從這個觀點看來,羅馬帝國正是一個標準的「地中海帝國」,打造了所謂的「海域世界」,也為近代文明扎下了根基。 打造出地中海帝國的羅馬人,將此海稱為「我們的海」,意味著羅馬人所統治的陸地可以圈出一個內海,而領土涵蓋這座內海的世界,是一個「和平的羅馬」。從公元前一一〇〇年到四〇〇年左右,隨著地球的暧化,經濟成長也相當顯著。羅馬帝國全境鋪設了完備的道路網,內陸的交通也相當發達。此外,海上的商業交易規模更創下空前的紀錄,不僅是奢侈品,就連日常生活的穀物、葡萄酒、橄欖油等的交易都相當熱絡。公元前五世紀的雅典,大半的穀物需求量都是仰賴黑海沿岸的穀倉地,而地中海帝國首都羅馬的穀物,則大多是仰賴埃及和北非的穀倉。帆船如果能善加利用海流來航行,義大利與埃及之間的航程最快只需七天。從義大利到離伊比利半島最近的港口 ,只需四天;到伊比利半島最遠的南端頂多需七天。因此,地中海可以縱橫無盡、快速地連結各地。微能過著寬裕一點的生活,可以在公共澡堂聊天交友、享受各種娛樂和表演。庶民生活的提升,正是羅馬帝國能比其他古代文明更大放異彩的關鍵。其他的文明,譬如埃及古王國時代,巍峨的金字塔建築確實凌駕了羅馬帝國的建築物,但是那種炫耀壯觀、奢華的金字塔文化,只是少數權力者或富人的專利,一般的庶民被課以嚴苛的勞役,無法享受悠閒的生活。 在極其平凡的日子中,任何民眾皆能利用各種設備、享受各種娛樂活動的生活形態,只有到了近代大眾社會才真正實現。但是,在古代的地中海世界中,至少都會地區便已經出現類似近代大眾社會的風貌。而馬的利用,也如同近代社會的賽馬一般,古羅馬帝國利用馬戰車競賽創造出娛樂運動,吸引了民眾的聚集。此外,最近有報告指出,在埃及有一座可能埋有上萬具屏風隔間出土 。根據推測,這座墳場並非法老王時代的產物,它的年代大約是在一到三世紀左右。不像金字塔內王公貴族的木乃伊只能被展示在博物館內,這座大墳場所具有的意義是顯示當時已有富庶的經濟力,足以形成類似近代的大眾社會,而這正是羅馬帝政時期獨特的社會現象。儘管古代地中海世界沒有善用馬的風俗習慣,但卻很快地實現了 一個充分利用大海的「海域世界」。透過「海域世界」,也形成了類似近代大眾社會的現象。這種經濟社會,就是常被提及的古代資本主義。至於古代資本主義為何無法孕育出近代資本主義?有關古代資本主義的論爭仍存有許多爭議點,其中有兩點是非常顯而易懂的。

read more

至少在畫人

當然,也有戀愛中的小兒女,但他們已成了風景的一部分〈至少在畫人眼中是如此的),時光倏忽轉變,深秋來臨,焦黃卷曲的梧桐葉,翩翩墜下,行人踏過沙沙作響,山脚河畔,楓葉已丹,一陣蕭瑟的秋風吹來,幾片楓葉墜入河中,輾轉後驟轉,終於隨波流去……。我凝佇,沈思,我突然明白十九世紀的德國,爲什麼獨以海德堡受到歌頌最多!海德堡!啊!這畫家的樂園,詩人的溫床,作家的搖籃!,逋於深思的名城一海德堡,適於深思的名城-海德堡「哲學大道」的確可以引起人們的幽思,此刻雖然天冷、風削、雪濃,但一點也不影響這兒的美麗和寧靜。撫摩路邊的石欄,我彷彿看見一對情侶倚著石欄耳語,他們互相深情凝視,眼中閃耀著動人光輝,一瞬間已看到他們已是兒女繞膝,他們依舊倚在石欄,是在看他們的兒女歡笑著在晨光中奔跑,接著我看見他們已經衰老,兒女遠離,他們循著舊日的道路,尋找失落的夢,最後我看到的是只剩下孤另的一個,他以佈滿皺紋的顫抖的手撫摩石欄,他目光呆滯,他在想什麼?說不定他此時的感覺是:在春風亭畔實際上,地中海沿岸的國家也不像西亞和東亞的大帝國那麼善加利用戰車和騎馬術。 不過,羅馬帝國統治下的古代地中海世界,從古代文明到中古世紀,也就是在出土的辦公家具規模,也讓人不禁屏息讚嘆。再看看羅馬的圓形競技場和萬神殿的華麗設計,莊嚴神聖、美不勝收,筆墨難以形容。不僅如此,如果親自走一遭從火山灰中挖出的龐貝古城街道,就可知道當時上下水道的鋪設已相當完備;別具巧思的公共澡堂、優美精湛的宅第建築,與近代的生活景象相比,毫不遜色。究竟是什麼因素,讓羅馬帝國可以在古代地中海世界打造出如此高度的文明?當時,幾乎很少人會察覺到「馬與人類文明的互動」。絢爛奪目的帕德嫩神殿的馬浮雕、讓民眾為之瘋狂的古羅馬戰車競賽,這些雖然極盡奢華之能事,但頂多只是生活的點綴罷了 。馬究竟在古代繁華的文明世界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這個問題在我們思考人類的文明史時,頗值得深思。從歷史中我們學習到,在許多領域,馬為世界史的進展帶來了不少的影響。馬的運用,加速了資訊情報的傳達,人類或貨品的載運也變得更快、更多、更遠。戰車和騎馬戰術帶給軍事戰力莫大的變化,這些對於一個國家或社會,在本質上都是足以產生巨變的原動力,而這也正是所謂「馬與人類文明的互動」的真正涵意。 至少,在工業革命之前的社會,人心早已潛藏著這樣的展望了 。只不過,在探究古代地中海世界時,這個期待看起來似乎很快就被擊碎了 。請再回想本章前面有關希臘神話的描述,筆者提到「海神」波塞冬曾被視為「馬神」這段話。熟知馬的希臘人,往南遷徙後,在眼前映入一片蔚藍的地中海時,他們的腦海裡究竟浮現著什麼樣的意念呢?馬與海的「海域世界」地中海沿岸有許多辦公桌散佈著,整個地中海成了內海。與大洋相較,地中海顯得風平浪靜多了 。除了冬季海象比較差之外,湛藍的大海常常挑起人們的冒險心。許多人紛紛砍倒茂盛的綠樹打造船隻,然後再搭船到海上遨遊。此時,看在希臘人眼中,航行在大海的船就彷如馳騁在草原上的馬。因此,「馬神」波塞冬就變身為「海神」了。馬之於草原就如同船之於大海,兩者相較之下,可發現其中有許多共通點。最明顯的一點就是,人、物、資訊情報的傳遞速度加快,空間擴大了 ,時間也縮短了許多。這的世界史常活給。例如,連結西亞與南亞的印度洋上,有非常頻繁的運輸貿易;連結中國與東南亞的南中國海,交易也很旺盛。

read more

競賽瘋狂

羅馬時代遺留下的碑文上,甚至也記載著有關戰車馭夫奮戰的情形。尤其是伊比利半島出身的馭夫迪奧庫雷斯。他主要是代表紅隊出賽,在四十二歲時更了 。由也表現出眾,比孰晴討也吹頃戀一番。戰車馭夫迪奥庫雷斯在二十四年間,共參賽四千二百五十七回。全勝次數高達一千四百六十二回。其中開演競賽獲得一百一十勝。各組單輛競賽獲得一千零六十四勝。大獎競賽獲得九十二勝。其中,包括六馬駕戰車競賽三勝,獎金三百萬元的競賽,他榮獲三十二勝;包括六馬駕戰車競賽二勝,獎金四百萬元的競賽,他榮獲二十八勝;包括七馬駕戰車競赛一勝,獎金五百萬元的競赛,他榮獲二十九勝,以及獎金六百萬元競賽,榮獲三勝。各組兩輛競賽獲得三百四十七勝。另外,也榮獲三馬駕戰車競賽,獎金一千五百萬元的四勝。各組三輛競赛則榮獲五十一勝。、優勝或得獎紀錄有二千九百回。亞軍八百六十一回。季軍五百七十六回。得獎殿軍一回。其餘一千三百五十一回。與藍組同分十回。與白組同分一回;其中二回為三百萬元之獎金賽。獎金總額計三十五億八千六百三十一萬二千元。 此外,在雙馬競賽的十萬元獎金赛中,榮獲三勝,與白組同分者一回,與綠組同分者二回,先發八百一十五勝,後方待機六十七勝,障礙競賽三十六勝,多條件競賽四十二勝。奪取戰五百零二勝;其中綠組二百一十六勝、藍組二百零五勝、白組八十一勝。由於迪奥庫雷斯的駕馭,有九匹馬獲百勝,兩匹馬獲兩百勝之紀錄。(《拉丁碑文大全》第六卷一〇〇四八,貨幣單位一羅馬幣約一百日圓)這碑文的後段列舉了戰車馭夫們所打破的各項紀錄,而臭氧殺菌技壓群雄,被稱為馭夫之王。有關戰車競賽,從文獻當中可以推測出當時的一些實際情況。但是,在此僅就這些提出來供為參考,其餘不多贅言。競賽馬的培育戰車馭夫受到人們的歡迎,連帶馬也備受矚目。這些拉丁碑文中也刻有獲勝馬匹的出身地。例如,公元七十五年的碑文中,就記載著有關某位戰車馭夫獲勝時的四十二匹馬的事蹟。其中,艾菲爾馬〈北非產的馬)三十七匹,慕爾馬和伊比利馬各一匹,其餘三匹是義大利馬。很明顯地,北非所培育的馬佔絕大多數。實際上,今日的突尼西亞一帶,曾遺留下有關育馬的馬賽克圖。 雄馬從三歲起開始畫有競賽馬的馬賽克圖。可看出上圖的長距離馬與下 圔的短距離馬之差異。從頁左的這兩幅馬賽克圖畫中,可看出每匹馬皆被命名。上圖是亞歷山大和克里尼多斯。下圖是普皮爾斯、阿瑪多爾、庫彼德、阿烏拉。仔細比較,上圖的兩匹馬比較清痩,下圖的四匹馬比較壯碩。從這點可以看出,競賽馬的培育是因應不同目的而馴養的。上圖的馬可能是運用於長距離的長跑馬,下圖的馬可能是短距離用的短跑馬或中距離跑馬。在古代,競賽馬的馬迷們對於馬體的差異早已掌握得很清楚。從這點也可看出民眾對於戰車競賽瘋狂的程度。戰車競賽受到瘋狂喜愛之後,相對地天然酵素就可能供不應求。民眾不僅將戰車競賽當作娛樂純觀賞,甚至也玩起賭博遊戲,並曾在多次踰越尺度的情況下引發大騷動。但是,對於身處和平繁榮時代的民眾而言,象徵著穀物配給與餘興節目的「麵包與戰車競技場」已是不可或缺,而為政者對此也了然於心。古代地中海世界的近代性格眾所周知,地中海沿岸地形貧瘠,岩石多、丘陵多,少有寬闊的平原,實在不適合運用馬匹。

read more

英國凱爾特人

羅馬人認為只要能從征服地獲得馬匹,就足以因應了 。如果是這樣,那麼羅馬人究竟比較喜愛何處的馬呢?筆者認為,羅馬人可能比較喜愛伊比利半島和北非的馬。公元前二世紀初,羅馬將伊比利半島視為屬地,也讓大半的伊比利半島臣屬於羅馬旗下。但是,實際上,伊比利半島內陸的凱爾特人部族,並非心甘情願被羅馬軍收編,曾經發動了幾次aluminum casting抵抗,讓羅馬軍倍感棘手。其中,率領伊比利半島西南方各部族的首領威利亞多斯,就曾以騎兵隊愚弄了羅馬軍好幾回。威利亞多斯故意讓自家軍隊的部分士兵逃逸,以僅存的一千名騎兵引誘羅馬軍。由於這支騎兵的馬力十足,使得羅馬軍遲遲無法追上。結果,羅馬軍只能在平原地區打迂迴戰,難以施展攻勢。可知,伊比利所培育出的馬相當精良,即使到了中古世紀,伊比利所產的馬在歐洲各地仍是最受青睞的目標。至於北非所產的馬,則容後再敘。公元前一世紀中葉,凱撒遠征高盧時,至少率領了四千名騎兵。但這些騎兵並非用來當馳騁疆場的主力軍,而僅用來當偵查、傳令以及掩護步兵的隊伍。 根據凱撒所著的《高盧戰記》,高盧人喜愛良馬,即使花重金也在所不惜;反之,日耳曼人只要是國產的馬就心滿意足了 。日耳曼人的馬體型小、其貌不揚,但若多加訓練的話,非常耐操、耐勞。一遇戰鬥,日耳曼人通常是下馬打仗,於是馬平日就被調教成戰鬥時在一旁等候。此外,據說渡海而來的英國凱爾特人,善於搭戰車射弓箭,馬和車輪所發出的震天聲響,足以讓敵方軍心大亂;當戰況愈來愈激烈時,戰士們便紛紛歩下戰車作戰。面對異族這種利用馬作戰的戰法,訓練有素的羅馬軍還是能順利擊返敵軍。瑪西姆斯戰車競技場(羅馬市的復原模型〉,繞行一 周為七百公尺。公元前一世紀末,羅馬統治了地中海世界,在幅員遼闊的土地上,呈現空前的太平盛世,這正是史上所謂的「羅馬和平」。在象徵羅馬和平的諸事當中,常被提到的便是「麵包與戰車競技場」。對於沈浸在羅馬和平盛世的民眾來說,戰車競賽與劍擊鬥士的比賽可說是古羅馬最受歡迎的運動。戰車競賽的舞台佔地寬廣,所以只有在羅馬帝國的大都市內才有常設的幾座。其中最有名也是最古老的一座,就是在羅馬城所興建的瑪西姆斯戰車競技場。 它位於巴拉丁山丘與阿文堤內山丘的谷間,擁有展露戰車競賽的最佳自然地形。據說這座大競技場可容納三十萬人左右的觀眾,有些學者認為,若再添加臨時觀眾席的話,一次甚至可容納近五十萬人。馬車競技場是一個長而窄的跑道,中央以所謂的中脊當作分隔島來切分橢圓形的場地。每次magnesium die casting競賽,馬車必須在以砂壓實的場地上繞行七次,繞行距離大約四,五公里左右。競賽可分為雙馬並驅的戰車競賽和騎馬競賽。不過,四馬並驅的戰車競賽最受觀眾歡迎。內側的兩匹馬繫在車轅上,外側的兩匹馬則用皮革製的繩索繫著。起端塗上白色的起跑線,並設有同時全開式的起跑設備。馭夫站在車輪之間的席位上操縱馬匹。因為需一 口氣操縱多匹馬,所以平日須嚴加練習才能駕輕就熟。尤其是橢圓形的兩端,轉彎時離心力相當大,勢必需要超凡的技藝才能克服難處。如果能高明地渡過此區奔馳到前頭,最後過了終點板時,便可聽到全場觀眾給予戰車馭夫與馬匹如雷的喝采。羅馬當時最有名的戰車競技團隊,以綠、紅、藍、白等四隊分別代表春夏秋冬。戰車的馭夫出賽時,會穿著代表該團隊顏色的衣服,互較高下。

read more

機動力

後來,在公元前三三三年的伊薩斯之役中,與波斯國王大流士三世正面交鋒。據說當時波斯軍隊多達六十萬人,竟遭亞歷山大擊潰,可見亞歷山大的軍容已壯大到足以與波斯匹敵的程度。後來,亞歷山大遠征軍甚至遠達北印度,所到之處皆獲大捷,因而建立了一個從東地中海到波斯帝國全域的大帝國。希羅多德曾提及米底亞涅塞翁高原的良馬。後代的史書記載,這裡曾經飼養過十五萬匹繁殖用的雌馬,據說到了亞歷山大的時代,由於遭到盜賊的追趕,只剩下五萬匹。此外,亦有地理書記載,從亞歷山大時期開始,就在敘利亞一地設有專供軍隊或王室御用:場,二寫一汶瞧二卫重霍,征服了橫跨歐、亞、非三大洲土地的亞歷山大帝國,隨著亞歷山大的猝死,大帝國也面臨了四分五裂的命運。羅馬軍隊與騎兵隊在義大利半島的歷史舞台上,源於印歐語系拉丁系統的羅馬人,在公元前八世紀首度翻譯公證。據說羅馬軍隊在組織之初,治軍嚴謹、軍紀嚴格,十七歲到四十五歲的成年男子皆被課以服役的義務,富裕階級的人士才能被編制到騎兵隊,而且除了馬之外,還須準備武裝配備一套;每個軍團的兵員總數約四千五百人,其中騎兵隊約有三百人。 直到如今,提到君臨地中海的世紀大帝國,仍首推羅馬帝國。但是,追溯至公元前三世紀前半,可知當時地中海一帶其實是群雄並立的局面。如果我是賽馬賭局的東家,此時地中海爭霸戰的賠率推算大致上應該是,最具冠軍相的迦太基〈二倍)對抗勁敵羅馬(三倍〕,其次是安提哥那王朝的馬其頓(十倍〕、托勒密王朝的埃及、塞琉西王朝的敘利亞。果然不出所料,公元前三世紀中葉以降的一百多年期間,迦太基與羅馬之間展開了三場地中海爭霸戰,這就是世人所稱的布匿克戰爭。尤其是第一 一次布匿克戰爭,雙方所投入的人次與軍備均堪稱空前,其中有兩場為史上著名的大會戰。第一場著名的大會戰是發生在義大利半島東南部的坎尼戰役(公元前一二六年〕,迦太基所迎擊的羅馬軍隊有七萬六千人之多,其中騎兵就有六千人。而遠征至此的迦太基軍,則由名將漢尼拔率領,兵力有五萬人,其中騎兵約一萬人。迦太基的步兵人數雖略遜一籌,但是負責兩翼的騎兵隊數量卻居優勢。交戰中,迦太基軍隊憑著壓倒性的機動力包圍羅馬軍,攻得羅馬軍節節敗返,在布匿克戰爭的前段佔盡優勢。 第二場大會戰是薩瑪戰役(公元前二〇二年)發生在迦太基國土所在地的北非西南方薩瑪一地。出面迎擊的也是漢尼拔所率領的迦太基軍,四萬名兵力當中,騎兵數約四千名。而由西庇阿將軍率領渡海的羅馬軍,則有二萬九千名兵力,當中騎兵約六千名。西庇阿對於漢尼拔的die casting戰術瞭若指掌,於是憑著數量較多、機動性超強的尖銳騎兵隊,攻佔迦太基人在西班牙的重要基地新迦太基城,此後並進擊迦太基本土 。迦太基名將漢尼拔雖奉命回國支援,但最後在薩瑪戰役中被羅馬軍擊敗,而羅馬也在這場薩瑪戰坎尼戰役中,弩米迪亞人是支援迦太基軍隊的騎兵,但是在薩瑪戰役中,弩米迪亞人卻疾馳前往加入羅馬軍。從這兩場左右古代地中海爭霸的大會戰中,可知唯有善用騎兵隊的機動力者才能得勝。即使步兵兵力具有壓倒性的優勢,但若騎兵隊居劣勢的話,終究無法獲得勝利女神的眷顧。儘管如此,此時仍然看不出羅馬軍團將主力放在騎兵隊上,騎兵隊的成員大多是來自於臣屬的異族。很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因素,所以儘管羅馬人征服了地中海一地,但是對於馬的培育似乎沒有多大的興致。

read more

希臘城邦

相較於希臘北方的異族特拉基亞人,圖像中的斯奇提亞人顯得其貌不揚、地位卑賤。有學者認為,喜好戰鬥狩獵的亞瑪遜女部族的圖像,就是根據斯奇提亞人的形象所描繪的。而這些圖像大多集中在公元前六世紀後半,波斯戰爭結束之後就不復見了 。這或許也凸顯出希臘城邦國家的戰力並非以戰車或騎馬為主,而是傾向於採取海洋治國的海軍主義。話雖如此,對希臘人而言,北方的騎馬遊牧民11斯奇提亞人仍是個異樣的存在與威脅。至於希臘神話中頻頻有半人半馬怪物肯特羅斯(巧)出現,據說是因為有個善於操控馬匹的集團,經常出沒於希臘北方邊境,而肯特羅斯在希臘神話中的登場,則凸顯出這個北方騎馬集團讓希臘人倍感恐懼的一面。或許,將豐富的故事和圖像賦予想像之後,馬就漸漸被理想化,進而想像出長有雙翼的飛馬蓓佳索思。想必這氣宇軒昂的飛馬肯定深深吸引著希臘人的心。但在此時,馬是否已在網路行銷中廣被利用,則尚難判斷。此事姑且不談,最令人玩味的是,有關騎馬的第一部馬書的作者是希臘人。在這些馬書當中,最富盛名的就是色諾芬所著的《馬術論》。 色諾芬是哲學家蘇格拉底的門生,曾指揮遣返一萬名來自波斯的希臘人傭兵。色諾芬的《馬術論》,內容描寫有關騎馬者的感想,除了騎法之外,舉凡馬的調教、運動法、飼養法,甚至於馬種的篩選法等,都詳加記載。色諾芬認為,管理馬的基本方針就是讓馬可以自由自在地活動。因此,他花了很大的心思在研究馬的心理,例如「馬感到恐懼的時候,千萬別怒斥牠,要使牠沈穩下來,安撫牠不需恐懼」。另外,色諾芬也建議「當馬按照騎馬者的指令完成動作時,必須趁著馬在興頭上,適時地撫摸牠、褒獎牠」。從《馬術論》當中,可看出色諾芬很重視馬的心情,對馬相當體貼;這點著實讓人感動0這樣的馬術論是在馬鞍、蹄鐵、馬鏺等都尚未登場時被提出的,因此書中的建議未必全都符合現代的騎馬法。但是,勿違逆馬意這個基本方針,已構成近代以降的西洋馬,人毫勺州帀昏;豊七犬兄艮子寺旲,色諾芬身為軍隊的指揮官,在對抗波斯軍隊的騎兵攻擊時,也曾想過要組織騎兵隊。主要是因為他見識到波斯騎兵隊練就了一身回馬箭戰術,此種戰術即利用在戰場上返卻或佯裝返卻時,回身放箭殺傷敵人;此種臨別的一箭被稱為「安息已」,堪稱騎馬遊牧民的特技。 但是,色諾芬是否有成功地組成騎馬隊,就不得而知了 。亞歷山大的愛馬在希臘,首先組織具有戰略性的騎馬隊者是馬其頓的腓力二世。馬其頓位於希臘北方邊境,靠近騎馬遊牧民所居住的特拉基亞和斯奇提亞等地。公元前三三八年的卡羅尼亞一乙戰爭中,馬其頓的腓力二世王率領二千騎的騎馬隊,一天之內即一舉攻破雅典德拜聯軍,奠定了貿協霸權地位。此時,騎馬隊的指揮官正是腓力一 一世之子亞歷山大。年輕的亞歷山大熟讀過色諾芬的馬書,對於馬術頗有專研。而他對馬術的嫻熟程度,則可從他與愛馬布凱發勒斯邂逅時的幾段插曲中看出。這匹原本要獻給腓利二世王的烈馬,在眾人面前蹦蹦跳跳,讓人束手無策,也惹得國王憤而下令斬殺。但此時年少的亞歷山大見狀,立刻撫摸此馬,甚至跨上馬背騎乘。亞歷山大注意到這匹馬是被牠自己在陽光下的黑影嚇到,於是只做了個小動作,讓馬轉而背對陽光。結果,亞歷山大獲贈此馬,並在其後約十七年間,成了他的愛馬;亞歷山大遠征外地時,一定騎著這匹愛馬,立下了稱霸世界的偉大功績。據說,亞歷山大揮軍進攻之初,旗下擁有五千騎的騎兵隊與三萬名歩兵隊。

read more

岩石壘壘

當裁判要宣判優勝者之名時,奇蒙將此優勝殊榮讓予佩西司特拉托斯。於是奇蒙與佩西司幹拉托斯達成和解,返回母國。(希羅多德《歷史》〕從上述的文獻可知,是否能在戰車競賽中勝出,已成為seo的最有效手段,這也凸顯了能在戰車競賽中奪冠是一項殊榮。直到邁錫尼時期,都幾乎還未出現有關騎馬的文獻記載,但是到了公元八世紀以後,希臘城邦誕生時,騎馬風氣似乎已漸漸普及,不過運用於戰場的程度仍然有限;貴族中有些人是騎乘馬拉的戰車赴戰場,抵達戰場後才下馬打仗。不過,從公元前六世紀的壺繪中,可窺出相對於重裝步兵的密集方陣,騎兵隊的正面突擊似乎較能一舉成功。可是,從帕德嫩神殿的浮雕又可看出,希臘馬的體格約略只有小型馬那麼大,因此很難想像希臘馬能夠載著穿益甲、戰袍的騎兵縱橫沙場。此時全副武裝的騎兵或馬匹雖已出現在戰場上,但所扮演的角色或許並不是那麼重要。「馬神」變「海神」只要走一趟地中海沿岸,便知當地少見寬闊的平原,多的是起伏不平的丘陵地。有些地區更是岩石壘壘、懸崖峭壁綿延。如此的地形條件,能讓馬活動的地方想必相當有其中之一的希臘人此時也前仆後繼地遷徙至此。 他們或許很早就知道馬的存在吧。希臘人的故居位於歐亞大陸北方,該地周邊早已有家馬化的現象;這一點已獲得證實。懂得如何在草原上飼養馬匹,並且善用馬匹的希臘人來到地中海,當他們望著眼前的大海時,心中究竟有何感觸?眾所周知,希臘神話當中有一位叫作波塞冬的天神,這位天神被視為「海神」,但據說在更古老的時代,波塞冬曾被視為「馬神」。只要深究希臘神話中的奧祕傳說,就可一窺「馬神」的事蹟,因為至今仍有許多傳說或圖像流傳。為何「馬神」會變成「海神」?其中就隱含著探究地中海世界的社會和文化的重要關鍵字行銷。希臘神話中登場的人物,因為他們的故鄉沒有汪洋大海,所以可能都不了解海究竟為何物,因此這些習慣養馬的人奉馬神為天神波塞冬,也不無可能。不久後,往西方和南方遷徙的人之中,有一群人在巴爾幹半島南部定居下來,日後就被稱為希臘人。定居在此地的希臘人,見到汪洋大海後,很快就研發出浮於海面的船隻。馳騁在草原上的馬匹英姿與揚帆在海上的船隻風貌恰巧相仿,因此,古代詩人們將船稱為「海之馬」,將馬比喻成船。 對於這些希臘人而言,來自大海的恩惠就像來自於馬的恩惠一般,因此波塞冬變成「海神」,備受希臘人尊崇。從此一觀點來看,原本是「馬神」的波塞冬絕不只是一個單純的插曲,而是希臘神話中歷史更悠久、更有淵源的天神。波塞冬由馬神變成海神,正可反映出移居到地中海沿岸的人將船隻視為馬匹來利用。儘管這塊土地並不適合馬活動,但不久之後,地中海世界孕育出更高度文明的社會。如此的文化變遷也可一窺波塞冬變身的背景故事。有關這點,容後敘述。希臘人與騎馬希臘人推翻專制的僭主、擊返波斯帝國的侵略之後,就展開了所謂的古希臘時期。這個時期的壺繪或浮雕上,可見到為數不少的馬。大英博物館中所展示的帕德嫩神殿的浮雕上,就描繪有二百匹以上的馬。從這份文獻可知,希臘人似乎與馬特別親密,時而騎乘在馬背上,時而駕馭在馬拉曳的戰車上。但是,相較於騎馬遊牧民或東方的大帝值得玩味的是,希臘美術文物當中,有關斯奇提亞人的弓箭士兵圖像約有五百件之多。有學者指出,這可能與斯奇提亞人曾滯留在雅典有關。此事幾乎無從可考,但或許有少數的斯奇提亞士兵後來扮演了希臘貴族的護衛等角色。

read more